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都市  »  .葫芦淫奴传 [序~0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葫芦淫奴传 [序~03]
序  轰隆隆隆,一阵地动山摇,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一道紫电劈闪而下,葫芦山被劈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缺口中飞出两团黑雾。金蛇府邸早有一群小妖等候在洞口,见两团黑雾落地齐声吶喊:「恭迎蝎子大王,金蛇娘娘回宫。」  原来这两团黑雾正是千年前被仙界封印的金蛇精和蝎子大王。这蛇蝎二妖千年前率领衆妖与仙界大战,最终不敌衆仙,被西灵圣母封印在葫芦山内,日夜遭受天雷轰顶地火焚身之苦。可仙界衆人想不到的是随着时间流逝,葫芦山内部竟然裂开了一道缝隙。蛇蝎二妖趁机吸收地脉灵气,不仅沖破封印,而且功力大增。二妖回府后厉兵秣马,发誓要一统三界,将仙界的衆仙子们通通生擒活捉,将自己遭受的折磨加倍奉还,用最残酷的手段将她们调教成最淫贱的性奴。  葫芦山的变故也惊动仙界,天宫圣境中西灵圣母命自己唯一的弟子彩莲仙子莲心携仙界至宝七彩葫芦籽赶往葫芦山种下。  这七彩葫芦籽乃是盘古开天之后心血精华凝结而成威力非凡,刚一接触土地便迅速长成一颗生机勃勃清脆欲滴的葫芦藤,藤上挂着红橙黄绿青蓝紫七颗葫芦,每个葫芦裏都孕育着一位身具异能的葫芦仙子。  莲心也在葫芦藤周围设下禁制后化作一朵七彩莲花滋养着这七颗葫芦,以防二妖来袭。让她们安心接受地脉灵气洗礼。来打败蛇蝎二妖,粉碎妖族阴谋。              第一章:泥潭蛛网  十年后一个初夏的清晨,随着「咚」的一声轻响,葫芦藤上的红葫芦成熟落地,随着葫芦裂开,一个看起来18岁左右的红发少女从中跳了出来。红色低领皮衣,掩盖不住少女丰硕的巨乳,雪白的乳肉显露在外,在胸前形成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皮衣很短露出小巧可爱的肚脐和结实紧致的腹部。下面两条光滑白皙的美腿又长又直,被长长的红色高跟皮靴一直包裹住小腿,屁股上则只穿了一条红色三角小皮裤,两条丰腴的大腿就这幺白花花的暴露在外,令人移不开眼球。此人便是葫芦姐妹中的大姐。  只见大姐用力一跺脚,脚下的一块大石瞬间碎成粉末,恨恨到:「这群臭妖精,看本小姐把她们通通打成肉泥。」说罢几个跳跃间便消失在了葫芦山,向妖洞奔去。  这大姐的出世自然被妖洞中的二妖看的一清二楚。蝎子大王一脸凝重「这大姐力大无穷,不知夫人想如何对付。」  「这个大奶妞确实棘手,不如我们……」蛇精与蝎子大王耳语一番。蝎子大王连连点头称是。  金蛇府邸门口,大姐撩了下被风吹乱的火红长发。环顾四周,喃喃自语:「这俩臭妖精还挺会享受,洞穴竟然这幺气派。」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握拳,轰的一声将大门砸的粉碎。随即朝洞内娇斥道:「妖精,快出来受降,不然本小姐将你们打成肉泥。」见洞内毫无反应,恨恨一跺脚,向洞内直充而去。一路上落石,滚木都被大姐轻松击碎,拦路的小妖也被击飞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大姐正準备继续深入,突然面前出现一团黑雾,黑雾散去显出了一个身长 8尺有余,身披玄色板甲,甲胄上雕着蝎子图腾,手执一把双刃战斧,背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蝎子尾,尾顶端的毒针隐隐约约散发着黑色的光,令人不寒而栗,来人正是是蝎子大王。蝎子大王见到大姐胸前双峰高挺,纤腰却只盈盈一握,丰腴的双腿修长挺拔,看到不禁入了神。  大姐看清来人站直了身子,胸前丰硕的双乳随着身体的动作微微颤动,发出了不屑的冷哼:「还以爲是谁,原来是千年前被仙子打的断尾而逃的那个臭蝎子,我劝你乖乖投降,不然我可不止打断你的尾巴。」  蝎子大王被提及痛处,回过神来,喝到:「大奶妞别得意,待本大王来会会你。」  提起战斧向大姐劈砍下来,大姐灵活闪过,反手一拳挥去,蝎子精不敢托大,将战斧横放胸前来挡,却扔感觉一股巨力袭来,被击退好远,地上拖出两条长长的划痕。定睛一看,精钢战斧被打个粉碎。大姐得势,不待蝎子精反应又举拳轰来,蝎子精无力反击,只得狼狈躲闪,且战且退。  大姐一路穷追猛打,转入一条岔路内却发现前头的蝎子精不见蹤影。大姐不疑有他,仗着自己无敌神力继续向前。  不一会走到一个洞穴内,洞中地面是松软的泥土,还有一股清澈的山泉从巖壁留下彙成一汪小潭。大姐连续奔跑,纵使天生神力也已满身香汗。见此,便褪下自己的高跟皮靴,将自己白嫩的双足浸入清澈的潭水中,清凉的潭水让大姐忍不住从双唇间发出「啊~」娇吟。臀下松软的泥土地也让大姐倍感惬意。大姐坐在潭边将双腿在水裏舒张着圆润修长的脚趾,晶莹剔透的脚趾甲仿佛是水晶雕琢一般。潭水轻轻洗刷着大姐凝脂般的双腿和玉足。大姐也舒服的瞇上眼睛,丝毫没有注意到洞中异样。突然大姐感到自己双手被什幺黏在地上,回身一看原来是几个大蜘蛛将蛛丝射在大姐的手上,企图束缚住她。大姐赶忙发动神力拼尽全力一扯,好不容易才将蛛丝扯断。「这蛛丝怎幺这幺结实」大姐心中暗道不好,想离开却发现洞口早已被石门堵死,大姐想挥拳砸开石门,却因大蜘蛛不断喷射蛛丝拉扯发挥不出 3分力道。刚刚洗脚的潭水也猛的暴涨,脚下松软的泥土,也越来越松软,渐渐变成了泥潭。大姐见此,才知早已落入二妖陷阱。拼命挥拳砸石门,脚下泥地越来越软,大姐早已不顾自己绝美的双足沾满泥泞,使出最大的神力轰向石门。石门应声出现了几道裂纹,摇摇欲坠。大姐正準备卯足力气来个最后一击。却突然感觉脚上一麻,原来是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从泥潭中钻出,一口咬在大姐娇嫩的玉足上。大姐猝不及防积聚的神力顿时消散,剧烈的神经毒素迅速麻痹了大姐全身。大姐无力站立「噗通」一声跌坐在泥潭中。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娇躯一点一点被泥潭吞没。  一阵阴风吹来,寒冷使大姐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黑暗的洞穴内,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扒光,双臂向上吊起,从手腕开始被蛛丝一圈圈紧紧捆绑着,使双臂贴合在一起,手腕处还铐着一个沈重的铁铐,一根粗壮的铁链从洞穴顶部垂下,尾端焊死在铁铐上。大姐肥硕的巨乳被蛛丝从根部捆住,两个蜘蛛精扯住蛛丝,使大姐本就硕大的胸部显得更加突出。下身大姐美腿上的汙泥已经清洗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两根坚韧的蛛丝从膝盖处分别向斜上方吊起,使大姐的双腿被强制打开,小穴和屁眼就这幺赤裸裸的暴露在妖洞阴冷的空气中。可怜的大姐就这幺浑身赤裸,双腿大开,以这种极端羞耻的姿势悬吊在空中。  「卡啦卡啦」随着齿轮转动,洞穴的石门慢慢升起,洞壁上的火把也依次点亮。一男一女两个妖精走了进来。一位自然是蝎子大王。而那位女妖,一根金色的如意发簪将头发盘住,白底旗袍只齐到膝盖,一侧高高开叉直到大腿根,旗袍上秀着金蛇的纹路,旗袍胸口部有一会大大的心形镂空,露出了那条深不见底的乳沟和两旁坚挺白皙的乳房,在尊贵中透露出一丝妩媚的气息,令人无法移开双眼。黑色蛇纹丝袜紧紧包裹着笔直修长没有一丝赘肉的双腿,脚下一双金色的尖头高跟鞋不知多少妖精想要亲吻这鞋尖来显示自己的忠心。正是妖界最尊贵的女王,金蛇娘娘。  大姐看见蛇蝎二妖,奋力挣扎,可本该被神力扯个粉碎的蛛丝铁铐此刻却只是微微摇晃,大姐悲哀的发现自己的神力消失的无影无蹤。金蛇精看见在空中扭动的大姐,掩口轻笑,莲步轻擡,扭动着盈盈一握的水蛇纤腰,来到了大姐面前。捏了捏大姐光滑的小脸,嘲笑道:「大奶妞,别白费力气了,我已经用蛛丝从你肚脐封住了你的丹田,你就安安心心的在我这裏做一个大奶淫奴吧!」  「妖精,你别得意,等我妹妹来了要你好看。」  蛇精对大姐的话不以爲然,弹了弹大姐的乳头说道:「这就不要你费心了,先担心下你自己吧,看法宝。」说着从如意中变出两根细长中空的针,针尾有一个软囊,裏面不知盛着什幺药水。  「此乃我特意炼制的催奶淫针,可以令女性像奶牛一样産奶,就是注入时有点疼,你这幺可爱的乳头,要在上面扎个洞姐姐还真有点舍不得呢。」蛇精嘴上说着话,手上动作丝毫不慢,揪住大姐的乳房。大姐看着针尖一闪而过的寒芒,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蛇精却毫不手软。将针狠狠扎进了大姐乳房中足足插进一半深。  「嗯,噫」大姐强忍着疼痛发出两声闷哼。两颗饱满的乳头上各插了一支淫针。  「就这点手段,还有什幺本事使出来给本小姐开开眼。」大姐故作不屑。  「别急啊,这才刚刚开始,我的小淫奴。」蛇精面带微笑将软囊中的药液挤入大姐乳房,随后用手指转动针身,慢慢将针抽出。  大姐惊恐的发现自己本就巨大的双乳变得更加肥大,两颗乳头变得坚挺,乳头孔处有丝丝奶水渗出,不一会就顺着奶子往下滴去。  蝎子大王可不想浪费这幺好的饮料,忙命小妖取了个容器在下面接着,自己走到大姐背后脱下裤子将狰狞的肉棒插入大姐的嫩穴中,打桩机一般抽插起来,插得大姐痛呼连连。双手捏面团似的榨着大姐的肥乳,不一会就挤了满满一桶。  蛇精又取出一副银色的圆环,圆环上有一个小巧的铃铛。蛇精按了按大姐的乳头「这幺漂亮的奶头,不带点饰品真是可惜了。」不等大姐反应过来,就将两个圆环穿在大姐的乳头上。  「啊啊啊~~」大姐再也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蝎子大王又在后面一顶,惨叫又变成了淫蕩的呻吟声,乳环上的铃铛也随着身体的晃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蛇精转动乳环,确定没有卡住肉之后。看着大姐被蝎子大王插得连连浪叫,哀哀求饶。满意的拨了拨乳环。蝎子精也憋不住了,下身用力一顶,肉茎将大姐肚子顶的凸起一块,大量的阳精充斥满大姐子宫。大姐也发出一声高亢的淫叫,在高潮中失去了意识。蝎子大王拔出阳具,尿水和淫水随着肉棒退出哗啦啦留了一地,穴口大开,肚子裏的精液也顺着阴唇缓缓滴落,大姐双乳飙射出两股洁白奶汁,差点淋了金蛇精一身。看着因爲绝顶昏过去的大姐,搂着金蛇精离开了洞穴。只留下昏迷的大姐软软的挂在空中。  自从大姐被抓以来,已经过了一周多了,这段时间金蛇精爲了让大姐吐出破开禁制的秘密让手下的小妖们对大姐进行轮番拷问轮奸,可大姐丝毫没有吐露葫芦藤禁制的秘密。  刑房内,墙上挂满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道具,有的还粘着点点血迹。洞穴中央竖着一个大字形的拘束架,大姐双臂被拉直死死锁在木板上,双脚脚踝处也各被一个铁箍锁住,使大姐双脚无法完全着地,只有脚尖伸直才能勉强够到地面。无休止的淫虐让大姐身心俱疲,趁着小妖休息的时间,大姐也在拘束架上昏睡过去。  但小妖可不会让大姐休息太久。「哗啦」一声,一桶冰冷刺骨的辣椒水淋在大姐伤痕累累的肉体上。剧痛和寒意让大姐清醒过来。她知道今天的拷问又要开始了。  蜈蚣将军从墙上取下一根牛皮长鞭,趾高气扬的走到大姐面前。用力一甩手中长鞭,鞭梢撕裂空气,发出了劈啪的破空声。  「贱奴,快把秘密说出来,我让你死个痛快。」  大姐没有作答,只是用满是怒火的双眼瞪着蜈蚣将军。  蜈蚣将军见此,举起皮鞭狠狠的抽向大姐。专挑奶头,阴阜等地方下鞭。大姐强忍着疼痛。一声不啃,但被催乳药剂和淫药改造过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喷出了奶汁和淫水。  「真是个骚货,被打成这样也能高潮。」说着用手摸了一把沾满乳汁的大奶,将奶水抹在大姐嘴上。「尝尝自己的奶吧,你个奶牛淫奴。」周围的小妖看见大姐这样也哄堂大笑。  大姐羞红了脸,倔强的转过了头,蜈蚣将军还想继续用刑。看见金蛇精从门外款款走来,识趣的退到一边。  金蛇精捏住大姐下巴,拿出一物放在大姐面前。之间此物类似阳具长约一尺,儿臂粗细分两节,每节向外都有凸起,尾端有两个绳套。介绍道:「此乃我蛇族拷问女犯专用之物乾坤杵,带上之后能让女性欲仙欲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是不说。」  大姐也不言语,一口香唾啐在金蛇精脸上。  「你个不知好歹的贱货,都成性奴了,还这幺狂妄,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说完就将两个乾坤杵分别塞入小穴和屁眼,把绳套在胯出固定好。催动妖力乾坤杵两节分别向不同方向快速旋转起来。大姐两腿发软,双唇中发出嗯啊的低声淫叫。  「怎幺样啊,大奶奴,这是最小功力的乾坤杵,已经吃不消了吧。」  「你这是,嗯,给我瘙,痒吗,一点感觉,呃,也,也,没有。」大姐一边喘着气一边强忍着快感。  「还逞能,那就让你试试最大功力。」金蛇精边说别催动妖力。那两个乾坤杵强烈震动起来,并已比刚刚更快的速度旋转起来。大姐再忍不住,整个刑房内回蕩着大姐痛苦中带着快来的浪叫声。  一个时辰后,大姐浑身湿透,潮红的小脸歪在一边,小嘴微张,香津不受控制的从唇边滴落。地上被奶水,淫水,尿水,汗水打湿了一大片。蛇妖停下乾坤杵,伸手勾住乳环一扭,将大姐的双乳几乎扭成麻花。强烈的刺激使大姐恢複了些神智。  「看你这样也说不出什幺了,你就在这等着和你妹妹们一起做淫奴姐妹吧。」说完挥挥手让小妖们继续淫虐大姐,离开了刑房。  看着围上来的衆妖,大姐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妹妹们,快来消灭妖精。」话音未落,大姐的小嘴就被肉棒堵住,全身上下的其他肉洞也都被肉棒塞满了。  或许是听到大姐的吶喊,葫芦藤上的橙色葫芦悄然落地。